秋泽一

- 南山故人缓缓归 -

[APH][Dover.]葬礼

-葬礼
-Dover.

Goodbye to you my trusted friend.
(至交老友,向你道声告别。)

     黑白相间的玫瑰簇拥着灵柩绽放,山上古老的教堂不时传来几声回响,任由轻柔洁白的风把它拖得老长,老长。
      山脚下慢慢聚集了几驾车马,人们相顾无言,彼此轻轻点头算是打了招呼。黑色的礼服熨烫得整齐妥贴,黑色的披风随着风的吹拂,不经意地扬起了一角。
     待到在山上的小教堂坐定,神父缓缓念完悼词,从折叠平整的纸包中拿出一小封褐色信纸包裹的信件,走下台阶,把它交给坐离灵柩最近的那个人。


Dear Francis Bonnefoy,

     展信安。
     在我给你写这封信时,伦敦的街头依旧氤氲着潮湿的水气,托它的福,在阳光下做Scone的打算又泡汤了。但愿你听到这消息时不要像个疯子一样手舞足蹈地跳起来,那个样子一定会吓到小Alf的。
     身体已经好了不少,每天也在按时吃药。由开始的高烧退到了现在低烧,这不就是正在恢复的最有效的证明吗?
     等这次病好了,我打算去意大利家看看古老的鸽子的教堂。听费里说它们很害羞,总是半隐半现地坐落在树林里。有的虽然坐落在城镇中,但它们自有它们自身特有的寂静,这样一来即使从它们门前走过也不会注意到它们的存在。孤独地唱着钟声的挽歌,偶尔会有行人伫立,也依旧不为所动,继续折射着它们凄美的琉璃。我很向往这样的意境,你呢?
     一提起教堂,我总会想起过去我们在教堂里共弹一架钢琴的时光。午后轻柔的阳光从窗口斜入进来,洒了一地金黄。窗外的鸽子沐浴着金色的阳光站在树枝上打着盹,不时跟着琴声轻唤两声。钢琴的声音在教堂上空回响,像是天主向人间低声歌唱,沉稳而又温柔。那是我与你一起度过的最温柔的时光,是记忆中一直挥之不去的温度。
     真的很想再和你弹一曲呢,弗朗。

     但那些都只能是奢望了吧。
     抱歉从这封信的开头一直欺骗你这么久。
     伦敦的街头是什么样子,只有在我神志清醒的时候能在脑内勉强勾画。
     能在阳光下做Scone,那也是我在床上无端的幻想。
     高烧到低烧?那是反过来的。
     鸽子的教堂?我想过不了几天就可以自由闲逛了,不过是以另一种方式。
     只是还会有不甘啊……
     我还想,还想和你一起,再一次地,在那个老教堂里,和你再弹一次钢琴。
     奏出独属于我们的,最后的乐曲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Sincerely yours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Arthur Kirkland




     合上信,在众人目光中走上神台,从灵柩旁盛放的玫瑰中取出黑得最纯色的一朵,放在已经沉睡了的那人耳畔。
     黑玫瑰的花语——
     温柔真心的爱。
     同时也是——
     永远留不住的爱。



*切号搬戏,自己的

评论 ( 2 )
热度 ( 4 )

© 秋泽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