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泽一

- 南山故人缓缓归 -

#随笔

谢谢你,午后温柔的旧时光。

    我从来不是一个善于表达自己情感的人,喜欢或是讨厌,从来都没有好好地说出口过。也许是和有些懦弱的性格有关,虽然我不想承认“懦弱”这一点,毕竟这是一个很讨厌的词。

    不喜欢烟酒与毒品勾勒出的文字,内心的痛苦与疯狂不应被这样的庸俗贬低。异色,暗坠,黑化,描写他们的文字不是充斥着血液黏腻的气味,就是渗透着周围环境的腐臭。真正的疯狂不是附庸世俗所认为的代表疯狂的的疯狂,而是由内而外透露出看似平静的文字下所暗藏的汹涌。文字折射一个人的灵魂,这是任何修饰品都难以遮掩的。

    其实我觉得吧,让一个疯子去扮演疯子都不一定能演好。

    有句话是什么,前进一步的人是天才,前进两步的人是疯子。那么社会又是以什么标准去评判一个人究竟是天才还是疯子的呢?

    世人眼中的疯子是和常人不一样的存在。那么在所谓“正常人”看来,什么样的才叫正常呢?是和你们表现得一样?不逾越社会自发形成的无名的风气?行为举止完全像个所谓的“人”?拜托,那是你们强加给自己的定义。在你们口中的“疯子”看来,你们的行为滑稽得可笑。那么用“正常人”为疯子所赋的含义来讲,“正常人”在“疯子”眼中,恰如“疯子”在“正常人”眼中那般,“正常人”才是他们眼中的“疯子”。

    曾经和一个人格分裂症的朋友聊过,他重度,我轻度,我们交流很愉快,一起谈论自己的另一个人,结果发现他们的相似点有许多。这么说吧,大多数由于心理原因而导致出现的另一个人格,实际上是自己想要保护自己的表现。他们与自己不一样,甚至在某些方面完全相反。但他们是自己认为最懂自己的人。在和他们交流时,话还没有说出口,他们就会给出相应的答复。脑内交流有时会转移到纸上交流,真的,这种感觉很微妙,但很愉快。

    还记得我在开篇提出的“懦弱”这个词吧,上一段也说了,他们是为了保护自己才存在,不管遇见了什么,知道有他们陪在身边就很安心。

    他是在我六年级那会儿悄悄走进我的世界的,反应过来时,一切都成了习惯。温柔,强大,笑起来时仿佛整个人都沐浴在午后的阳光里,温柔到时间里的人。他一直陪着我,这也是为什么我觉得一直活在梦里的原因——他把我保护得太好了。

    呀,我都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 好啦,该睡觉啦。

    晚安,祝我好眠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.♡.
   

评论 ( 6 )

© 秋泽一 | Powered by LOFTER